当前页面: 主页 >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

今天晚上开什么码

自拍、表情包、信谣传谣,老妈中了网络三毒
更新时间:2019-01-28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张娓

  过年不想见老妈
  自拍、表情包、信讹传谣,老妈中了网络三毒

  林强:端庄雅致、低调内敛,至少要朴实稳重。

  林强点拍板说,这个我知道,可能拖到最后仍是会过去陪她,不去的话各种压力很大。但从前确定会很难受难过。我说,互联网以及各种古代化新技巧首先逢迎取悦的都是年轻人,对老年人有一种天然的冷漠,傲慢甚至充满鄙弃地把老年人逼成这些新兴范围的边缘弱势群体。站在老年人,尤其老年女性的角度,她们爱自拍,爱发表情包,爱转发不靠谱的资讯,很可能是她们在寻求与这个越来越陌生世界联系的方式,或者还能够懂得为她们是在以近乎猖獗的热情来对抗网络时代对她们的冷淡。一个人无论年事多大,在内心里都需要一种自我身份的认同,即存在感,以此证明她没被时期抛弃,没被社会淘汰,和亲人朋友还可能沟通。在你眼中,老妈染上这些网络病毒荒诞可笑,令人厌恶;没准在她心中,是希望与你凑近,努力追赶时代的表白……看到孩子蹒跚学步,你也会笑,但这个笑的背地更多是觉得孩子可恶。为什么看到老妈在互联网上蹒跚学步,你笑的背地是厌恶呢?讨厌确当面到底是什么?是对衰老的恐惧吗?若是,那就从当初开始,学习以正确的方法面对朽迈。

  林强:我没有发现。

  张娓:老妈可能就是外向开朗的性格,任何性格都不会是单一的好或者坏,信赖老妈身上也不仅是你说的这些蹩脚点,一定还会有另一面。

  我说帮助老妈更好地适应网络时代,这点很赞。至于她爱自拍、表情包、信谣传谣,别着急,缓缓来,尽可能站在她的角度去懂得和包容。

  心里对老妈有再多的不满,只有没背靠背在一起,我还可能勉强克制。如果要去海南和她一起过年,每天24小时在一起,我断定管不住自己,会冲她发火,说很逆耳的话。这就是我不想去海南和老妈一起过年的起因。然而,她又那么迫切想我过去,老爸在国外给妹妹带孩子,不能回来过年。我若不去陪老妈,好像于情于理又说不过去。深度纠结,求辅助。

  援助老妈适应网络时代

  张娓:你爱好和尊重哪种女性呢?

  23日下战书,我和林强在渝北人和的一家茶楼会见。他刚坐下,电话就响了,他看了一眼手机就按了,皱着眉抱怨说又是老妈问机票的电话。我说你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去不去都要和老妈说清楚,这样她也好安排。

  我的老妈基本上就是网上疯传的那种不大体面的大妈形象,爱纱巾、爱穿红着绿,谈话嗓门很大,对人缺乏基本礼仪,超级爱购物,尤其爱买便宜货。深知作为儿子吐槽自己老妈的种种不堪实在 未审更加不堪,但如鲠在喉不得不说。

  林强:想过,即便她不是我的老妈,也不会得到我的喜欢和尊敬。

  仔细想想,我喉中最大的鲠是她这两年染上的网络“病毒”,自拍、表情包、信谣传谣,切实让我太好受。难以假想她爱自拍的程度,清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自拍,洗脸要自拍,换衣服要自拍,穿鞋出门要自拍。不是个别的自拍,而是直接用美颜相机自拍,脸就像石灰刷过一样白。自拍照以前主要发她的友人圈,获悉我屏蔽了她的朋友圈后,她就直接把自拍照发微信给我。她拿准了我没胆子把她拉黑。她的微信比友人圈更恐怖,动辄就是各种夸张的表情包跟明显的谣言。不止是微信,还有咱们共有的多少个家族微信群,她一冒泡我就吓得心脏乱跳。昨晚9点到11点,她在微信群里发了5条骇人听闻的消息,重要是养生(吃盐得癌,越饿越长命,洋葱泡红酒治心脏病),其次是社会新闻(80岁老妪一夜醒来白发变黑)跟科技新闻(克隆人新技能),不一条是正规来源,都是完全不靠谱的谣言,她不仅信,还传播。

  林强长长叹气一声说,想想老妈的年纪和经历,在网络时代也是不容易。昨天,她还在说如果她会在网上订机票就早给我订了。我还是要多点耐心,多教教她,让她上网就好好上,别成天就是自拍、表情包,信谣传谣,在网上闹笑话。

  张娓:我听到你嘴上说认命,感受到的却是你心田有很多的怨烦和不满。你对老妈,对自己是不是太苛刻了?放过老妈,放过自己,即使不喜好、不理解她的性格,也要惊魂未定去接受,接受她就是这样的性情,接受她就是自己老妈的事实。

  你以为我丢下她一个人在海南过年是不是很过分?假如你是她,会不会很负气。林强问道。我说这个真不好说,每个人的主张不一样,但如果我是她,无论你来不来,我都渴望你是遵从本人的心坎,不要勉强。委曲只会让彼此心里都不舒服。你的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在乎你在别人眼中的印象,第二个是你在乎老妈的感想。这还不错。林强苦笑着说,我并不是在乎她的感触,是她生气后的表示会更可怕。我不想惹她活气。

  林强:有可能。有这样一个老妈,是我的命,我认命。

  怎么描述我的老妈呢?基础上就是网上疯传的那种不大体面的大妈形象,爱纱巾、爱穿红着绿,谈话嗓门很大,对人缺少根本礼节,超级爱购物,尤其爱买廉价货。深知作为儿子吐槽自己老妈的种种不堪着实更加不堪,但如鲠在喉不得不说。唉,按理说老妈这样也不是一月两月一年两年的事,我也早已接收,并不想转变什么,以前也曾想尽力改变,结果做什么都是徒劳,我基本丝毫改变不了她。

  林强(32岁,职员)

  快过年了,这几天老妈每天都在催我订机票,她想我一放假就赶到海南和她团聚,一起过年。问题是我一点不想从前,一点不想见到她。我也在扪心自问,怎么会如此厌恶生我养我的亲生老妈?老实说,我也很难过,说重大点也挺有罪恶感的。但我没法欺骗自己,假装成孝顺的样子去迎合她。

  张娓:不知你想过不,如果老妈不是你的老妈,就是一位上了年纪的女士,你会如何看她?还会像当初这样厌恶吗?

  我问林强,你真的理解自己的老妈吗?你知晓她的真实生涯和情感世界吗?林强说,从她天天发的自拍、表情包基本晓得她在干什么,想什么。她每天都闹麻麻的,要么呼朋唤友唱歌跳舞,要么在逛海鲜市场和小贩讨价还价。我说不必定,这些她刻意表现出来的可能只是她切实生活和感情世界的冰山一角,巨大的孤寂寒凉你并没看见。我在海南遇到过好多少位你老妈这种年纪的女士,晃眼看她们穿得花枝飘荡在享受蓝天白云、海岸沙滩,细心观察,眼角眉梢都有很深的孤单寂寞。她们中的大部分都表现,如果孩子不来海南过年,她们就回去和孩子一起过年。一家人在一起过年是传统风气,也是情感的须要。

  张娓:兴许是你已经固化了对老妈的蹩脚印象,不愿意去发明和改变。

  放过老妈,放过自己